美国人寿保险

一个有趣的现象:都知道美国人寿保险保费便宜,设计先进,尤其IUL与指数挂钩的兼具投资性能,可是一说起来这个投资性能,有的人就开始跑偏了:平均收益率演示的才7%左右,那我还是炒股票有时候收益更高啊!

    大家在考虑人寿保险的时候一定要发出一个灵魂拷问:我买的是什么?是保险啊!买指数或者股票会赔的,买保险也会“赔”的,但是您细细琢磨这两种赔法吧。买股票买指数有可能赔本,但是保险赔您时肯定是N倍超过您本金的!

    投资客都知道的一个警句就是:“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唯一不会破的篮子大概就是人寿保险了,人寿保险可以说就是投资客最后的防线。

人寿保险的真正价值在于它是“immediate estate”(立获财产/遗产)。

    人寿保险在美国之所以被称作可能是唯一能创造立获遗产的方式,是因为任何其他遗产都需要时间、律师和钱去处理。简单地说资产的传承基本上都需要通过制定遗嘱、转让房产等进行,如果这些资产没有放入信托,还会经历繁琐的遗嘱认证(probate)过程,然而不管被保险人有没有设立生前信托,人寿保险的死亡赔付是绕过遗嘱认证直接赔付给受益人的。

    人寿保险赔付不仅规避了遗嘱认证过程,受益人不用缴纳收入税,而且不受被保险人的债务追索。说通俗点,即便当其他遗产还有争议的时候,被保险人通过在人寿保险里列明受益人及其份额,可以清晰明确地分配给自己的子孙后代而不受任何债务的影响。这种立获遗产的性质也是为什么很多公司给关键人物(Key Person)上巨额人寿保险,一旦该关键人物死亡 ,大额赔付可以使公司暂时纾解该关键人物辞世带来的经营管理困难。

    有人说,我买这个人寿保险就是死了才有钱,还真不想给孩子留那么多钱。

    那么我们再讲这个immediate estate立获财产第二层价值就是生前利益—活着也能用的保险。

    目前美国人寿的主流产品大都包含无需额外购买的慢性病(chronic illness)、重大疾病(critical illness)及末期疾病(terminal illness)附加险。

    大致来说如果您:1.患有慢性病,无法自主进行日常生活中吃饭、穿衣、洗澡、移动、如厕和失禁这六项中的任何两项;或2. 患有:心脏病、中风、癌症、重要器官移植、瘫痪、失明等重大疾病;或3. 患有仅有24个月或12个月生命预期的末期疾病,都可以提前预支您的死亡赔付。

    这种附加保障可以极大缓解被保险人因慢性病或重大疾病等导致额外医疗费用及可能需要长期护理时的经济压力。一旦触发这个附加保障,那么人寿保险立即成为您的现金流。

    有的人甚至想如果刚一投保就出险肯定最划算,以最小的代价博得最大的赔付。但是谁也不希望出险不是?其实保险公司是赌您活得长,活得健康。保单持有时间越长,保险公司现金池里有更多的钱去投资,您在IUL里面的现金值也逐年增加,其实这才是双赢的局面。当然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所谓未雨绸缪就是保险的真谛。

    然后又有人说了,我要是健康终老呢,生前福利可能用不上,那您就花嘛。

    这就是immediate estate立获财产的第三层价值:有现金价值的保单都允许保单持有人从现金价值里贷款或提现,您不需要必须患病才可以用。

    在保证有足够的保险费用留下以维持保单的情况下,您可以通过提现或贷款的方式使用现金增值部分,用于其他消费或投资。提现数额或贷款本息则会在死亡赔付中扣除。这就是有现金价值的大额人寿保单自带的“私人银行”属性。

    还有人说,我资产太多,给孩子留得也足够多了,就想把钱捐了。

    那么用人寿保险来做慈善更是功德无量了,受益人可直接指定给某个慈善组织,由于人寿保险的杠杆放大效应,您投入的本金将会放大N倍在您身后直接赔付给该慈善组织。当然您也可以提取现有保单里的现金价值提前捐给慈善组织,已经购买的人寿保险可以通过更改受益人的形式直接捐给慈善组织。

 总而言之

    IUL作为一份收益分红与指数挂钩的大额万用寿险,由于其司法豁免程度最高,完全免收入税,加上本文提到的立获财产之本质,除了在美国本土受追捧以外,也是境外高净值人士做资产风险转移和财富传承规划的重要工具。

    目前虽然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美国政府先后签发了对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旅行禁令,但是一些实力和品牌雄厚的人寿保险公司,依然对符合“高净值世界居民”条件的赴美群体开放申请。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